Sezz_阿卿

【阿卿】杂食+挖坑小能手。最近主吃空松受和Arashi✧٩(ˊωˋ*)و✧!

【移动迷宫】【Newtmas】BLOOD-序章【血族猎人AU】

*血族Newt X 猎人Thomas

*每个人的血有不同的味道,有个别的人血混合了令血族兴奋的味道,并且拥有这样的血的人能力都非同一般。

*OOC有

 

  1. 第一夜

  冬夜的温度低的让人无法忍受,每户都早早点上了暖炉,从烟囱里冒出的白雾随着东风飘散在空气间,天上飘着小雪,雪花带着瘆人的低温飘落在Thomas的黑发上,雨伞在刚刚那场令他右手受伤的战斗中丢失了。

  他用左手在大衣外套的口袋上摸索着什么,没来得及被处理的伤口带着反胃的血腥味,鲜艳的血顺着他下垂的手滴落在地板上,与雪白的不可思议的雪花混合在了一起,空气间几乎弥漫了他的血腥味。

  凌乱的呼吸让他无法冷静下来,Thomas努力让自己的手不再颤抖效果却意外的微弱,刚刚的战斗夺走了他几乎全部的思考,徒留下只有一半体力的Thomas。

  

  “需要帮忙吗?先生。”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Thomas心猛地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想用右手拔出腰包里的手枪,但却忽视了他的右手差点就已经和他Say Goodbye,扯动到伤口传入脑中的剧痛让他闷哼出声,Thomas一边快速的转过身,一边用左手拔出了手枪。

  月光模糊了Thomas的视线,他半眯着眼看着站在逆光光亮下的青年,紧握手枪的左手不由得更加用了几分力气,随着青年迈向前来的几步路,他看清了青年的模样。

  那是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样貌。

 

  伯爵——Newt。

 

Thomas看到来人的时候差点没咬碎自己的牙齿,他几乎想要仰头大喊一声Fuck,也许今日是他的倒霉日也说不定,一场几乎夺走他性命的战斗后又遇到这个危险的青年。

  “Thomas先生。”

  青年看着他紧绷戒备的模样,突然低声一笑,鼻尖环绕的香甜的味道几乎想让他把眼前这个黑发男子狠狠压倒,然后用自己的獠牙咬开他的肌肤,舔舐他的血液,灌溉自己现在饥饿的胃部。

 

  “——好久不见,伯爵先生。”

 

  下着雪的冬夜,两人仅距离不到五米的距离。

  是耶稣的恶意让这两人注定纠缠一起,贝多芬奏起了名为命中注定的前奏。

 

-

 

  点着暖炉的房屋温暖的让Thomas想要倒下呼呼大睡,但紧绷的身体并不允许他这么做,暖炉前的茶几放着一杯刚泡好的咖啡和一杯装着鲜红瘆人液体的红酒杯。

  他看着脱去外套的Newt,心绪乱的一塌糊涂,刚刚失血过多而昏迷导致他现在的记忆乱成一块一块,Thomas一边不动声色的找寻身旁有无能够防身的武器,一边把脑海里散落成片的记忆拼凑在一起。

 

  “醒来了么,Thomas先生。”

 

  还没来得及把那些凌乱的记忆拼凑成能解决现状的画面时,身着马甲衬衣西裤的Newt转身对他微笑,恰到好处的弧度给人一种仿佛对方便是某贵族之子一般。

Thomas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好让自己干涩的喉咙不那么难受,“——为什么我会在这里?这里是哪里?”在睁开双眸看到青年的瞬间,他已经马上抚上自己的脖颈检查有没有那令他毛骨悚然的两个小洞,但出乎意料的,他的肌肤没被身前人撕开然后吸吮。

  “这是我的城堡,伤口等会会有医生给你包扎,好好休息吧。我去给你倒杯热可可,这会让你好受一些。”

 

  还没来得及说些什么,Newt便转身推门出去了。

  房间里只剩下躺在床上的Thomas,他挣扎着想要起床,却发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他自己的控制。

 “——Fuck。”

 

  走廊上,因为许久未接触太阳而显得皮肤格外白皙的Newt稍微站定在房门许久,靠着血族那超乎常人的听力听见房里人的低声咒骂时,他嘴角勾起一丝愉悦的弧度。

  舌头舔舐着干涩的唇,仿佛这能抑制他心中滚烫的食欲。

 

  • TBC


评论(5)
热度(8)
©Sezz_阿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