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zz_阿卿

【阿卿】杂食+挖坑小能手。最近主吃空松受和Arashi✧٩(ˊωˋ*)و✧!

【Newtmas】My Love(短篇一发完)

BGM建议: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201700/


注意:

*看前请默念三声↓

*作者对NT是真爱

*作者对NT是真爱

*作者对NT是真爱


那么请往下拉吧!



—— ——


“嘿!伙计,可以问一下现在的时间吗?”

“……下午四点三十二分四十七秒。”

“哇!真巧!我们手表的时间同分同秒阿!方便给我你的Ins或者……手机号吗?”

“……”

 

Thomas手中端着与那人一起买的情侣马克杯,杯中泡着那人喜欢的咖啡,白雾在空中弥漫悄声爬上了冰凉的玻璃窗在上面留在一层足迹,Thomas抬手在那层白雾上画了个心型,指腹在冰凉的玻璃上留下了痕迹,他看着那个心型一会,在白雾快要消散的时候又自己伸手抹去了那层痕迹。

从公寓的客厅落地窗往外看,可以看见那人现在在的地方,那地方24小时依旧亮着光,光亮在夜色里闪耀的刺痛着他的眼睛,Thomas把额头抵在玻璃窗上良久,感受的冰凉的玻璃被他的体温捂的温热后才叹了口气,他把只喝了一口的咖啡随意丢在一旁的茶几上后,坐回了工作桌前,他必须在早晨到来前搞定这些工作。

这样,才能在最早的时候见到他。

 

当Newt在清晨的闹钟声中从睡梦中苏醒过来时,手便触碰到了一个温暖的脸颊,他惊的抖了一下手,却在那人的梦呓声中露出一抹微笑,Newt试探性的抬手在空气中摸索了几把才摸到了那人的头顶,他轻轻地温柔的抚摸着那人的头顶,虽然没法看见阳光,但是他知道现在阳光洒在那人身上,一定特别好看。

虽然动作轻柔,但是还是让浅睡的Thomas睁开了眼,他感受着在自己头顶抚摸着的手掌,笑着伸手抓在了手中还凑过去亲了一下,“早安Newt!”

“早安Tommy,昨晚睡得好吗?”

“嗯!不过半夜被邻居吵醒了,因此有些睡眠不足,但是刚刚已经充电完毕了!”Thomas顶着厚重的黑眼圈光明正大的说谎,然后拿过自己放在床头柜做好的早餐,“嗯,今天早餐是金枪鱼三明治,番茄已经被我吃掉了!”

Newt笑出了声,捏着被摆放在手中的三明治放入口中,然后毫不客气地夸奖着那人,“很好吃哦,Tommy也吃一口吧。”

“我已经偷吃饱了,所以Newt自己吃吧。”Thomas笑着轻推开那人伸到嘴边的三明治,然后站起身开始给花瓶中的花换水,“还有一周就能做手术了吧?”

“嗯……”Newt停下咀嚼的动作,心里对下周的那个日子产生了不安。

“这样Newt就能再陪我看日出了,真好!”

“嗯,我也能再见到Tommy了,真好。”

 

Thomas把换好水的花瓶放回床头柜,转身看向刚吃完手中三明治的Newt,金发青年的双眸没有一丝焦距,摸索了几下才碰到饭盒盖子的动作告诉别人,他没办法看见。

Newt和他交往已经三年了,距离他那个糟透了的搭讪转眼过去了三年,偶尔Thomas想起那时候发生的事情都觉得自己蠢透了,但是他却成功地追到了暗恋一年的学长,为了恋爱面子什么的,完全可以丢掉!……呃大概。

但是去年,Newt在一场意外失去了视力,那段时间尽管Newt没有表现出来,但他能感受到他心中的不安,他努力陪着Newt跨过这个难关,尽管被Newt推开过无数次但是他还是不管不顾的每天都来医院报道,就在上个月Newt的手术时间定了时间,他开心得当时从床上直接摔下了床,但他却从Newt身上感觉到了当初的不安。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静止,Thomas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银白无花纹的戒指坐在了病床旁的椅子上,他握住Newt的手,在Newt疑惑的表情中将戒指套入了对方的左手中指上。

“咳,Newt先生,请问你……接受Thomas先生的求婚吗?”

中指上突然多出的冰凉触感让Newt愣的来不及拒绝,话音落下时他不由得笑出了声,“Thomas先生,这个求婚也太强制性了吧?”

“因为Newt先生这辈子只能属于Thomas先生啊。”

“我答应。”

“……等手术结束,我们就结婚。”

 

-

 

阳光洒入病房时带来一抹暖意,Newt闭着眼感受着那冬日的暖光,心中的不安在空气中消散的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对下午的手术的迫不及待,他想着等手术结束他会把Thomas按在床上操的他下不了床,然后买一束巨大的玫瑰认真的对他求一次婚,问他愿不愿意成为Newt夫人。

放在枕头底下的手机响起了熟悉的铃声,接通电话后那边传来那人温柔的嗓音,“手术差不多要开始了吧?”

“嗯,还有两个小时就要打麻醉了。”

“阿……糟糕,我必须得去理个发才行,不然你嫌弃我变丑了怎么办。”

“呜哇,那你赶紧去!”

“混蛋。”

“哈哈哈,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放手的,放心吧。”

“那……等会见吧。”

“嗯,等会见。”

 

Thomas站在斑马线前,对即将到来的幸福有些迫不及待,他低头看着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和手腕处的手表,脸上是难以抑制的微笑,他抬头看着从红色转换成绿色的信号灯,刚踏上柏油地右耳却听见刺耳的刹车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身体就被猛地撞倒在地,剧痛从头部一直蔓延到全身,Thomas看着蔚蓝的天空,感觉头部似乎溢出了鲜血,眼皮重的让他想要就这么坠入黑暗,在被黑暗中的梦魇之手抓入时耳边却响起了熟悉的短信铃声。

 

【虽然有点紧张,但是知道你在为我加油就有满腔的勇敢,不,这应该是莽撞才对哈哈哈,希望第一眼睁开能看到你。我爱你,Tommy。By Newt】

 

-

 

Newt坐在病床上,感受缠在眼睛上的纱布被一层一层取下,许久在黑暗中的双眸被阳光刺得生疼,但这抹疼痛让他几乎想要叫出声来,他激动的立马从病床上翻身下来准备去告诉Thomas这个消息,刚推开房门却见Minho低着头坐在走廊的座椅上。

“Minho,Thomas呢?”

Newt看着一直没说话的Minho,心里有些发慌,他刚想再问一句却见Minho抬起了头,他手里握着一块手表,是Thomas的,Newt手腕处的那块手表正是与他同款并且时间相同的,他从一言不发的Minho手上接过那块手表却见上面的时间已经停了,表面更是裂开了裂痕。

“……Thomas呢。”

“……Newt,你先冷静听我说。”

“你说,我听着。”Newt用力抓着那块表,手心被刺的生痛。

“Thomas他,在来医院的路上发生了车祸,现在还在抢救……情况不太乐观。”

Newt已经听不清Minho接下来安慰他的话,他的世界坠入一片黑白之中,原本视力恢复的喜悦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冲淡的已经飘散在空气中,胸口处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他原本站着的身体突然踉跄的几步差点坐在了地上。

 

“请问哪位是Thomas先生的亲属?”

“……我是他的未婚夫。”

“那么请跟我来。”

 

隔离室中,躺在病床上的Thomas脸色苍白的几乎和白色的床单融为一体,Newt看着里面那个闭着眼毫无生气的Thomas,突然觉得心里的某个位置开始分裂,护士在他耳边说了一大堆Thomas的身体情况他却一句都没有听进耳中,唯一让他听进了耳的是护士最后的一句话。

“患者的时间不多了,你们进去见他最后一面吧。”

 

……骗人的吧。

Newt站在病床边,不敢去触碰病床上的那个人,担心他一碰这个人就要在他面前消失了,他睁大着眼睛看着许久没见的Thomas,胸口像被撕裂一般发痛。

“……Tommy,别玩了,赶紧起来……我们回家吧。”

静寂的病房只有仪器发出的声音,Newt的声音在病房里轻的像是抚摸易碎品一般,他伸出发抖的手去握住床上人冰凉的手,泪水再也控制不住的滑出眼眶,喉咙像被人狠狠掐住发不出一丝声音,“Tommy,快告诉我摄影机在哪,这种把戏我已经看穿了……别玩我了。”

“……Tommy,我们不是说好等我手术成功后就结婚吗?”

“我们不是说好一起过今年的圣诞节吗。”

“我还没看你为我准备的生日礼物啊……你快睁开眼睛……我们要回家了。”

“…………Tommy。”

“不要让我一个人,求你了。”

Newt不断用手抚摸着那人冰凉的肌肤试图让他睁开双眸,躺在床上的人却没有因此而睁开双眸然后笑着对他说被他骗到了吧,紧接着大笑着亲吻他。

被Newt的双手紧紧包裹住的手突然动了一下,Newt惊的连忙紧紧盯着他,他看着Thomas慢慢睁开双眸,氧气罩下苍白的唇试图给他一个微笑,然后吃力的举起手轻轻摩挲着Newt的脸颊,“Tommy,Tommy!”还没等Newt按下呼叫铃,Thomas的手却仿佛已经用尽力气一般从他脸颊处滑落,原本睁开的双眸也慢慢合上。

“……byebye。”

 

划破空气的是仪器发出的急促声和Newt胸口里那颗心脏破裂的声音。

 

“你怎么能丢下我一个人走了,Tommy。”

 

-

 

身穿黑西装的Minho悄声踏进了公寓,他看着紧闭的房门默默地叹了口气,茶几上摆放了十几个信封,信封旁边是两块同样款式的手表,其中一块的表面已经破裂开来,时间已经静止不动。

Minho看着信封上的收信人,默默的推开的卧室门,房内一片漆黑,唯一发出光亮的是床头柜的台灯,Minho靠着台灯的光亮看见身穿黑西装的Newt坐在床边低着头一动不动,手中拿着一个包装的歪歪扭扭的礼盒。

“Newt,葬礼要开始了。”

“……我知道了。”

Newt打开了礼盒,里面摆放着一部崭新的DV机,DV机旁有一张小卡片,上面是那人熟悉的字体,【嘿!恭喜你又老了一岁!这部DV机要记录我们的婚礼和周年纪念的场景!总之,生日快乐!By 爱你的Tommy】

Newt把礼盒放到床头柜上,沉默了一会站起身来出了门。

 

Tommy,稍微再等我一会,很快我们就能见面了。

 

-END-



评论(3)
热度(20)
©Sezz_阿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