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zz_阿卿

【阿卿】杂食+挖坑小能手。最近主吃空松受和Arashi✧٩(ˊωˋ*)و✧!

【移动迷宫】【Newtmas】世界线【Lifeline*AU】

*Lifeline设定

*文中对话偏多,描写会比较少

*为了一些没玩过Lifeline的小伙伴,文中会出现不少Lifeline的原抄对话。

*顺带安利一下,Lifeline真的很棒,推荐去玩玩,泰勒是我男票。虽然我被甩了:)

 

《世界线》     

 

坐满了人的课室中,只有教授讲解题目的声音,低沉的男声伴随着抄写笔记的声响显得这个午后有些沉闷。

 

“滴滴滴——”

 

打破了课室里的沉闷的是一阵奇怪的铃声,还连着响了几次,但没有一个人低头摸手机,教授一边讲解题目一边迈步到一张课桌旁,用手中的笔轻轻敲了敲课桌。

 

Newt停下抄写笔记的动作,有些迷茫的看向教授,结果下一次响起的“滴滴滴——”让他察觉到这声音来自他的背包;他突然涨红了脸,连忙抱住背包站起来往课室外走,还没忘记给教授鞠躬道歉。

 

上课时间走廊空无一人,Newt伸进背包里掏了半天,才掏出了一部类似手机却似乎又不是手机的物体;他对着这不知从何而来的东西疑惑了好久,才猛地想起今天出家门时,踩到的就是这个东西。当时因为快要迟到,拿起来打量了几下发觉屏幕还可以亮,就随手丢进背包骑上自行车冲去学校了。

 

“滴滴滴——”

 

又来了,到底是什么声音?Newt迷茫的按了按上面的按键,屏幕就忽然亮了起来,上面显示的是【Thomas请求于你通话,是否接受通话?】

 

按照人之常理,Newt按下了左边绿色的按键。

 

【通话接入】

【建立连接】

【接受讯息】

 

“OH!天,我简直不敢相信!终于接通了!Hey,Hey,能听见吗?”

 

Newt有些惊恐的看着手中的物体,现在看来应该是通讯机的东西,他侧头看了看里面还在讲课的教授,连忙跑到洗手间的隔间。

 

“你是谁?”

“Hey?没人吗!别告诉我这玩意被我摔坏了!SHIT!今天已经够倒霉了,就不能给我一件顺心事吗!”

 

Newt歪了歪头,试探性的按住通讯机上中间的按钮,等屏幕下方原本是灰色的小灯亮起了绿色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谢天谢地!!!!感谢这玩意还是可以用的!你好!我叫Thomas!”

“……啊你好,我叫Newt,能请问下这东西是你弄丢的吗?”

 

信号似乎不太好,Thomas那边的声音总能伴随滋滋的电流声,Newt虽然对于这些声音有些反感,但还是忍住了。

 

“不不不,不是我。也许是我的同事,又或许是我不认识的人!Well现在重点不是这个!我们的舰船坠毁在某颗卫星上了。但我不知道究竟是在哪里,也许命运女神亲吻了我的额头让我安全的乘上了救生舱,不过……我并没有看到我的船员,OK,也许这时候我应该往好反向想,不是吗?”

那边夹杂着电流声的男声语速惊人的说了一大堆,Newt一边发呆一边听,还顺带思考了下他会不会咬到舌头,直到他终于肯停下时,Newt才开口。

“……OK。愚人节快乐?”

“嘿!兄弟!相信我好吗!”

“好好好,我信你我信你,那么我能帮到你什么?搜查什么资料,又或者打电话叫110?”

 

“都不需要,你只需要和我聊聊天!天知道在这荒无人烟,我船员也不知道在哪的情况下,我一个人要多久就会疯掉!也许一天!也许一周,又或许马上。”

Newt仔细思考了下这人的话唠属性,觉得马上疯掉的可能性更大。

“好的,我想这件事我能做好,你知道的,明天就是暑假了。”

“……比起和你畅聊一个暑假,我更希望早点回地球。我的食物和水已经不多了,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对吧?”

 

正当Newt准备告诉他在水已经不多的情况下还是别过多说话时,放学铃突然响了,他一边站起来一边推开隔间的门。

“Thomas,对吧?”

“……唔,我更希望你叫我Tommy,我母亲就叫我Tommy,你懂得,这名字对于我来说有种,亲近感,恩。”

“OK,Tommy,我现在要回家,大概路上是没办法和你通话了,虽然这玩意长得像手机,但一边走路一边聊天,这会让我早点去见上帝的。我会尽快到家,到时联络你。”

“我懂得,不过——你不会出了门就把通讯机扔掉吧?”

“OH,你在我的体内放进了一条蛔虫吗?哈哈哈,我不会的,放心。”

“哈哈哈哈,是的,如果你扔掉了,那条蛔虫就会顺着你的身体爬到你的心脏处!然后一口咬下去哈哈哈哈!好了伙计,我也该看看我的救生舱是降落在了哪里,顺便找找我的船员,祝我们都好运。”

“恩,愿幸运女神陪伴你。”

 

Newt跑回课室把落在了课室的笔记放进了书包,婉拒了好友一起去派对的邀请,也一改之前走路回家的习惯,坐上了大巴。手中拿着通讯机不断在敲打,其实对于到底相不相信Tommy这件事,他自己也不太清楚,但是或许比起不相信的情况下,他站在了另外一边,因此才会这么着急的回家。

 

因为也许真的在一个不知名的星球上,一个人正在等他的联络。

 

等匆匆忙忙到了家,Newt把包往地上一丢就坐上了床。

 

“嘿,Tommy,我到家了。”

“哇哦!这可真快!唔,我刚看了下,我的舰船坠毁到了一个荒凉的无名地;事实上,无论坠毁在这个星球的哪个地方我都不认识,我走出离舰船大概100米左右的地方,并没有看到我的船员,天啊……我几乎克制不住我的想法往最坏的那个方向走去。”

“比起船员,我觉得你更应该担心不会有什么绿色小人突然跳出来。”

“……OH,感谢你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用谢哈哈哈。”

 

Newt从冰箱里拿出了一瓶牛奶,一边和Thomas闲聊着,一边悠闲的往杯中倒着牛奶,“……别告诉我,你现在在倒着牛奶。”

“Tommy你可没告诉我你有千里眼。”

“——谢谢,我也没发现我自己有这个天赋。我也多想窝在家里的沙发上,给自己倒上一杯牛奶,然后看着我喜欢的节目,不过……前提是我能从这该死的地方离开。”

“比起想这些,Tommy你还是给我描述一下你那边的情况吧,这通讯机的摄像头被我无情的踩坏了,不过比起坏掉别的地方,这已经很好了。”

“也对,如果坏掉的是对话功能,那我们只能用手语沟通了,我觉得那会让我加快疯掉的速度。OK,让我看看……这里的地面上都是龟裂的白色岩石。大概几里外有一座巨大的白色山峰。那座山峰很诡异,给我一种……很坏的感觉。”

“……诡异?”

“恩,因为他是对称的,根本就不像是自然形成的。从我的IEVA服上的指南针上看,山峰是在东北方向,而西南方——是两股黑烟,我猜应该是断成两截的瓦里法的残骸发出的。”

“我会为你祈祷他是真的只断成两截。”

“……Thank。”

 

“我看了下,似乎坠毁的地方要更近一些,我觉得我可以先去探查一番,也许我能找到幸存得同伴,又或许一些吃的。So,恩……虽然说要更近一些,但至少也要走上一个多小时,又或许更久,为了节省通讯机的电量,等我走到再和你联系。”

“OK,一路平安。”

 

等屏幕上面原本显示的【通讯中】变成了【Thomasis busy】,Newt突然觉得耳边有点安静的吓人,少了那夹杂着电流声的男声骚扰自己的耳朵,突然有些不太习惯,他晃了晃头,从书包里拿出书本打算给自己找点事干。

 

等Thomas再联络Newt的时候,却是两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当时Newt还沉浸在课题里,放在手边的通讯机突然响起了电流声吓了他一跳,那边传来的声音似乎有点不太好,比起之前来说,要糟糕的太多。

“Newt。”

“Tommy……你还好吗?我听你的声音似乎要哭出来。”

“我想,我或许不太好。我在前往驾驶舱的时候,路过了船员舱,然后我看到了……我的船员,我这才发觉,我实在是太幸运了。似乎瓦里法号炸裂的时候,恰巧他们几个船员在一起,我几乎……认不出他们是谁,又或者说他们有几个人。他们都被金属铸在了一起,或者说,恩……互相铸在了一起。天啊,我几乎不敢相信……”

“噢……你是幸运的Tommy。”

那边沉默了许久,然后良久的叹出了口气。

“OK,我想我再看下去会崩溃的,我从包里拿出被子给他们盖上了,原谅我没办法徒手挖开地上的土地好好安葬他们;我的兄弟,安息。”

 

一时之间,两人都突然沉默了下来。Newt听着那边的脚步声,突然觉得胸口某一处软成了一片,怀抱着见到同伴的心情,却突然被这样称得上是重大打击的事情打破,Newt开始幸运是自己陪着Thomas一起承受,不然他一个人去接受这样的事情,估计早在第一秒就崩溃了。

 

“OK,我往驾驶舱前进了,希望我能找到一些吃的和喝的。”Thomas似乎收拾了一下心情,原本带着颤抖的声音开始恢复一开始的平稳,“我想一个人冷静一下,Newt,抱歉,我到驾驶舱时再联系你。”

“OK,我会陪着你的。”

“Thank。”

 

【Thomas is busy.】

 

Newt课题也不做了,他就坐在床上对着通讯机看着上面的字样发呆,他希望Thomas一打开通讯机,就能听见他的声音。不过短短的半天时间,他就改变了观念,从一开始的不相信到后来的半信半疑又到了现在,他真的相信在某个不知名的星球,有一个叫做Thomas的青年,在和他通讯。

 

而这个叫Thomas的青年,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他了。

 

“Hey!Newt!经过了长途跋涉,我登上了船舰!值得高兴的是我到达了厨房!不过,我现在面临的问题是,我必须通过……这扇……该死的……门!”

那边传来撞击的声音,似乎是Thomas正在试图撞开那扇门,光是听那声音,Newt就觉得自己肩膀处也有些发疼了。

“兄弟,我恐怕只能用意志力帮你一起开门了。”

Thomas并没有回答他,似乎光是撞门就已经花费了他身上所有的力气。

 

“……该死的,呼呼……这扇门简直就仿佛是一块石头一般纹丝不动,我觉得我的肩膀已经没有知觉了,不过现在时间也够晚了,太阳,咳,天仓星也下山了。我觉得我要考虑一下过夜的问题了,你说我应该继续和这守护食物的护卫勇士较劲,还是去梦里和它较劲呢?”

“OK,我想在梦里和他较劲并没有什么用处,继续吧别找借口了,我想你应该饿了。”

“……Well,Newt你是对的,不过我更希望你别提到这个问题。让我来和这位护卫勇士绝……一……死战吧!”

 

【Thomas is busy.】

 

在Thomas和护卫勇士决一死战时,Newt从厨房的橱柜里摸出了最后一个幸存的泡面,他挺想上大街找一家餐馆好好犒劳一下已经享用了一周泡面的胃,但看了看被他放置在桌上最中间的通讯机,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

 

等他吃完泡面时,恰巧通讯机就响了,那边传来了Thomas气喘吁吁的声音,但是……带来的并不是坏消息。

“我胳膊都脱臼了!不过这是幸运的!虽然我身上有巨大的痛楚!但同时我大口嚼着墨西哥通心粉,一边牛饮着瓶装饮用水。虽然通心粉黏糊糊的,但绝对算得上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东西了!”

“我想你接下来,要想办法解决你对付护卫勇士而光荣负伤的胳膊。”

“……其实比起胳膊,我更希望能找个好的地方让我睡一觉,伙计你知道吗,我觉得我的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了,如果不是胳膊太疼,我几乎能直接昏睡过去。OK,我们有以下几个选择,1在舰船残骸上待着,不过由于没有能量供应,我没办法让护卫勇士恢复之前的雄姿,这样虽然头上有个顶了,但等于完全暴露在自然环境当中了,2我可以前往舰船后部,然后在反应堆发动机附近搭个帐篷。”

“……我想2会比较暖和些。”

“没错,因为反应堆发动机会发射曲波热线,但唯一的问题是发动机是有镭射的,我相当不确定那股镭射会不会在夜里把我烤熟。”

“比起冷死,烤熟或许是一个更好的决定。”

“谢谢你的诚实忠告,Newt先生。”那边Thomas发出了咬牙切齿的声音。

“哈哈哈哈,不用谢,Thomas先生。”

 

“到底会不会烤熟,又或者头上长出一个耳朵,这要一觉睡醒才知道。那么晚安了,无论你在何方,愿明天一切都能好起来。”

“晚安。”

 

【Thomas is busy.】

 

说完晚安后,Newt也爬上了床,然后把通讯机就放在枕头旁边,还调好了明天一早的闹钟,也许他今年暑假能做一个早睡早起的好学生,又或许——只有几天。

 

-

 

然而早上吵醒他的,并不是闹钟烦人的铃声,而是通讯机那头传来的Thomas哼歌的声音,声音伴随着他的脚步声,Newt听得出来他的心情不错。他就这么躺在床上,半眯着眼看着窗外的清晨的阳光,耳边是那人哼歌的声音,虽然伴随着细微的电流声,但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而Thomas这个人,仿佛就伴随着歌声飘到了他的心里。很不可思议的感觉,明明没有见过面,甚至不知道他身处哪里,但是他就是这么不可思议的……喜欢上了这个人。

 

一见钟情吗?啊不对,一聊钟情吗?

 

“早上好,Tommy。”

“早上好!Newt!我感觉一觉睡醒整个人都舒畅了!不过我有个坏消息,这个坏消息就是我现在嘴巴里糟糕透了你懂吗,漱漱口,把水吐出去……水里居然有诡异的绿色。也许和这鬼地方的天气有关?”

Newt原本还残留着的细微困意在听到这件事之后,就张开翅膀一下子飞走了,他连忙爬起来一边用手扒拉着头发,一边打开了电脑。“这真的是个糟糕的消息,会不会是辐射病变啊?”

“哦。天啊,你真的这么想吗?我倒是没什么奇怪的感觉,头也不疼,也不犯恶心,也没有其他的症状。不过……绿色的口水实在有点诡异吧?天,我真心希望这不是辐射导致的病变!在这种破地方我也找不到给我捐骨髓的人啊!先不管这个了,我正在前往山峰的路上,今天醒的太早,我想我已经离山峰够近了。”

Newt一边听着Thomas那边的脚步声,一边在谷歌着关于辐射病变的事情,那头的Thomas没听到他的回复就连忙开口,“嘿伙计,你是没睡够吗!你知道我现在只有你了……等等天啊这样说的也太肉麻了,不过在前往山峰的路上,除了我思想以外根本没有别的声音,我真的要抓狂了!”

“很抱歉,不过放心,我的小困虫已经扇着翅膀飞走了。我想我需要去填一下肚子你介意吗,我会拿着通讯机的。”

“虽然并不想听到你吃早餐的声音——毕竟我只有糟糕透顶,味道一点也不好的香肠,但比起让我一个人走,我想,有点别的声音会更好,宁可委屈一下我的胃。”

 

在Newt给自己泡了一杯早晨咖啡,又烤了一片面包并且抹上厚厚的果酱开吃时,他听到Thomas传来的吸气声,似乎是那种看到了惊吓的场面的吸气声。“Tommy?”

“……WTF?我靠近山峰更近一点时,发觉了山峰脚下有一艘比瓦里法号小多了的舰船,这种飞行舱最多可以容纳六名船员,目的在于以最少的装备快速飞行。当然防御力量也相对薄弱,这里怎么会有这种飞行舱?它在这里待多久了?这个发动机看起来像是刚刚……从船体中剥离出来。也许他们撞上了什么太空垃圾?天啊,我觉得现在有成百上千个问题想问。但并没有人能给予我答案。”

“……Tommy,离残骸远一些。”Newt停下吃面包的动作,他把刚咬了一口的面包放到盘子上,担忧的拿起了通讯机,Thomas所描述的情况让他有些不安,让他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

“OK,OK,我知道的。我想,我也没那么大的胆子去靠近那残骸。毕竟,绿色的口水这件事已经让我头皮发麻很久了。我绕开了那搜舰船,继续往山峰前进。我想,我马上就能到达了。”

“祝你好运。”

 

吃了一半的面包被无情的丢进了垃圾桶,Newt端起杯子坐在了电脑前,谷歌上所搜到的辐射病变并没有出现什么绿色的口水的情况,他也不知道到底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只能把这件事先放在一边不去管了。

 

“嘿,Newt,我终于有了一些实际性的进展了。我现在到了一个火山口的边缘——一个超大的火山口,岩壁也高得吓人,但那座山峰的山脚正位于这个火山口中心的位置,也就是它凹点的最深处。要下到火山口里的话,我还要走好远,而且……有个很明显的问题就是我没有任何登山的装备。我唯一的愿望,大概是我另外一边的胳膊不会脱臼。祝我好运吧?”

“Break a leg(祝成功,字面意思为摔断腿)。”Newt笑着说。

“哦,谢谢。如果真这样了的话,那我就要开着通讯机然后抱怨上几个小时,你等着吧。好了,我要下去了,一会再跟你联络,但愿还能再跟你联络。”

 

【Thomas is busy.】

 

等待是漫长的,是烦躁的。

Newt就把通讯机放在书桌上,而自己整个人就趴在桌上盯着通讯机,仿佛他下一刻就会作响,而耳边是闹钟秒针发出的声音。他在心里默默说着,1秒,2秒……直到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数了多久之后,通讯机响了。

 

“我成功了!但……也带来了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听看吗,这是一个相当诡异的坏消息,我觉得这很荒唐……但你要听听看吗?”

“说吧。”Newt听到Thomas的声音立马从桌上爬了起来,仿佛瞬间充满了电一般。

“我知道这很蠢,可是……我觉得那座山可能在……闪。我看着它,然后我一眨眼,就那么一瞬,它……他就不见了。然后,当然了,它就又出现在那里了,我开始怀疑我的理智了,而且这样的现象在我进了这个火山口之后发生了大约六次。”

“……OH……这真的算不上是一个好消息。”

“而且更加诡异的是,我往山峰前进着,然而大约一分钟前,我低头的时候,在沙子中发现了另外一串脚印。而那些脚印,无论形状和大小甚至连鞋子花纹都和我的脚印一模一样,我好像又重新走上了同样的路一样。我是怎么一边保持直线行进的同时又画了个圆的呢?”

“……很明显不可能。”

“我不想再去想了,我现在就想低着头继续前进,来和我说说话或者哼哼歌吧,我现在头皮发麻的厉害。”

 

Newt看了看周围,从房间的角落里拿出了吉他,一边弹着欢快的曲调,一边哼着歌,那头的Thomas似乎很惊喜,“OH,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弹吉他!嘿,这你可肯定要教我,我身边几乎没有人会玩这些古董了!”

“没问题,不过——”古董?

Newt的提问被Thomas兴高采烈的声音打断,“我到达山峰了!天啊!我简直不敢相信我能做到这件事,然而……从几何角度上看,它完美的诡异,就像是谁用这星球上的石头雕刻出来的,而不是自然形成的。等等……我滴神啊——”

Newt刚把刚刚的提问吞进肚子里,就听见Thomas惊讶的声音,不对……甚至算得上是惊恐的声音,“发生什么了?”

“我……的指南针,它刚刚突然乱转一气,然后整座山峰……闪着绿光,然后消失了一秒。我没眨眼。也没看向别的地方,我把手伸到了山峰本来所在的地方,结果……什么都没有,只有空气。紧接着我连忙把手缩了回来,因为山峰又重新出现了。现在我的指南针又正常了,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啊……”

“……这太荒唐了…”

“我现在——”

 

【连接中断】

 

“WHAT?”这是怎么了?原本那头还和他说着话的声音突然消失了,房间在一瞬间变成了一片寂静,Newt紧紧盯着通讯机的屏幕,耳边只能听见自己急速的心跳声。

 

【日期/时间无效】

【正在搜索…】

【正在重新获取信号…】

【正在建立连接…】

【正在接受信息】

 

“……哈喽?哈?喽?”

一听到Thomas的声音,Newt原本紧绷的身体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他连忙按下按钮对着那头回话,“没事了。我在这里。”

“天啊——Newt你的声音在我耳中仿佛就是天使唱的歌一般悦耳,因为有那么一分钟的时间吧。你都不在。又或者说,是*我*不在。我走进了山峰下一个过道,一个……很奇怪的过道,高度恰巧是我的身高,仿佛就像是人工做出来的一般整齐,这条过道很长,而就当我准备向你汇报这件事时,突然传来了一阵嗡嗡的声音,然后我的视线变得有点模糊……然后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感觉我身体的一切都在一瞬间和我脱节了,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发生了什么,这种感觉就消失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起码,我是这么希望的。”

“……OH,天啊,那你现在在过道里吗。”

“对,而且——最重要的是,我在走道的尽头,看到了四个人影。我现在就整个人坐在地上抱着膝盖抖着手拿着通讯机……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荒无人烟的星球,居然除了我还有另外的人,是敌人还是同伴?”

 

Newt感觉自己刚放下的心,又哗的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处,他听着那边带着颤抖的呼吸声,手心开始有些冒汗,“离他们远点。”

“我已经尽量远了,但是你知道吗,这过道就两扇门,一扇就我进来的门,一扇是他们背后的门,我不确定他们是在等着我,还是在阻止我。我和他们离得太远,几乎看不清他们的模样,他们一动不动,不像是……人类。”

“……嘿,Tommy,往好的方向想。”

“我在努力!但这太困难了!该死!我现在该怎么,是不管一切的冲进去,还是退回去,退回那个火山口。但退回去又有什么作用,这里荒芜人烟,除了——尽头那四个不知道是人是鬼的玩意。我的天啊,我的头皮几乎要炸开了,我正不断往我进来的路后退,因为——它们其中一个在向我靠近!上帝!”

“跑!离开那里!”

“我在努力!该死的腿!老实说,我是第一次这么丢脸,我站不起来了!SHIT!!!”

 

Newt听着那边带着颤抖的厚重喘息声,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夺眶而出了,就在这时,他也发现了一个——自己从来没发现的问题,通讯机屏幕右上角,一个类似显示电量的图像,现在正在……闪烁。

“嘿,Tommy,介意我问个问题吗?这通讯机……是太阳能的吗?”

“……很抱歉,他并不是。”

“真是个坏消息。”

“shit,shit,shit!!他走到我面前了,天啊!别管电量了,我觉得我马上要心脏麻痹昏过去了,他就站在离我一米的距离,……等等,我——我的天,……Minho?”

 

那边的说话声突然停了,Newt也没空去管那该死的闪烁的电量图像,他集中精神的等待Thomas开口汇报他那边的情况,心跳快速的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按住胸口,唯恐下一刻心脏就要跳出来了一般。

“我,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全身都在发抖,我……我,天啊,我感觉我的泪水正在夺眶而出,我几乎控制不住,天啊天啊,上帝——为什么……这不可能,这不科学,这不对劲,我在做梦吗?亦或是幻觉!”

“Tommy,冷静下来,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听着那边凌乱的声音,Newt长呼出了口气,然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他安慰着Thomas,试图让他也稍微冷静一下。

“OK,OK……这个……就站在我面前的人,穿着,和我一样的航空服。而,而他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的,上面还沾着泥土,甚至……有点点红色的血,就好像——刚刚逃过一劫一样,但……我觉得这不仅仅是“逃过一劫”那么简单。他戴着圆形头盔,遮阳板上都涂着不透明的黄金涂层,我知道,我知道,这是为了阻挡紫外线……”

 

“你的……同伴?”Newt有些迟疑的开口。”

“……我想是的,不过,他是……瓦里法号炸成两半时,被和金属……铸在一起的其中一员。我看过他闭着眼睛,虽然不算的上好看的遗容,他航空服上那块绣着名字的补丁还被我亲手拆下来放在我的背包……但是,我敢肯定……这就是我的船员,Minho……他航空服的护手上……有一块黑色的污迹,那是我……在瓦里法号坠毁前,不小心粘上去的——”

“天啊。”Newt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惊呼,他感觉自己原本跳的飞快的心脏突然骤停了,连带着呼吸也。

“他……他在摘头盔,不,不,这只是梦境,这是幻觉!快住手!!天啊——真、真的是他,Minho……明明之前……还在对我笑的,但是那双眼睛……已经变得空洞……发着绿光的,我觉得……我已经不行了。”

“快跑!趁他还没抓住你!快跑!”

“……我已经不行了啊,我没有力气。我只知道不断流眼泪,你知道吗,我走到这里已经是很努力了,就到此为止吧。谢谢你,Newt,我已经走不下去了,我觉得我坚持不了救援船的到来了,另外三个人也开始靠近了,我已经知道他们都是谁了,Gally,Chuck,Teresa……”

“你怎么可以就这么放弃!你!给我站起来!”

 

Newt激动的抓住通讯机站了起来,动作太大导致他原本坐着的凳子直接翻倒在地,连桌子都被他的动作弄得往前移动了些许,和地板摩擦的声音发出刺耳的声响,桌上的咖啡杯被翻倒,褐色的液体哗的一下洒在了桌子上。

“我已经做不到了,Minho……抓住了我的手,我已经逃不开了,谢谢你Newt,一直一直陪在我的面前,你真的是个好人。Wait、Wait……我,我被Minho背上了,他把我的手架在他的肩膀上,然后……一步一步的往外面走去,等等发生了什么?”

“外面?”

“……YES,我进来的那个门,我看着他空洞的,发着绿光的双眸,我……我,说实在的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空白。我就这么把手架在他的胳膊上,一起走了出去……那是,我——我的天!是救援船!”

“跑起来!!!不要管那么多了!跑起来!”

“你知道吗,我,我现在不知道是应该丢下Minho还是和他一起走到救援船处!我能感受到,他是为了救我,他还有意识,但——但……这意识能维持多久,我不知道。Minho,Minho他停下来了,他放开了我的手,然后……拍了拍我的肩把我往救援船那个方向推了一把,我差点踉跄的摔了个狗啃泥,现在……现在我该怎么办?Minho是让我跑的意思吗?那他呢?”

“别管了!快跑到救援船那!快!”

“——OK,OK,我现在跑起来了,我感觉救援船离我还有很远,但是我、我看到人类了,是救生员,天啊,有人跨过半个银河来拯救你的感觉真不赖,我觉得我有力气了。呼……呼……说实话我感觉我已经很久没有跑动了……我的心跳跳的飞快,哈、是激动呢?还是因为——我的上帝。”

“怎么了???”Newt拿着通讯机不断在客厅中走来走去,桌上打翻了的咖啡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地板上,漫开一片褐色的液体在地上。

“这颗星球的表面,这个火山口的所有石头、包括地面,都、呼,都裂开了,然后哈、那些裂缝中透出了光。这简直是一场噩梦,我觉得我刚从一场噩梦中走了出来,就跌落到了另外一个噩梦当中。这里……有上千个,甚至上万个,绿色的,外星生物,想要寄生在我的身体上,天啊,我的头皮又开始发麻,我发誓我现在肯定全身都是鸡皮疙瘩,哈、哈……”

“快跑,别说话了,快跑——”愿上帝保佑。

 

“我在努力!我觉得、呼、哈哈,我快到了,我快到了,你陪伴了我这么久,Minho背着没用的我走了出来,有人跨越大半个银河来救我,区区小小外星生物想阻止我!哈哈!做梦!我要到了!我快到了!!”

“加油,加油——!”通讯机上的电量提醒闪烁的越来越看,屏幕也开始忽明忽暗了,Newt正在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黏糊一片都是汗了。

 

“天啊——!!我办到了!我上救生船了!!这场噩梦终于要结束了……我现在,我现在在救生船上,天啊,我居然办到了,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胳膊还光荣负伤,也许更加严重了,我的双腿还在发抖,几乎站不稳。他们,我是说,医疗人员,给我拿来了一些食物和运动饮料,告诉我慢慢吃慢慢喝。感谢上帝,他们还告诉我,我需要好好休养一段时间,还有可能需要很长的心理咨询……不过我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嘿,我说,要不要我们见个面吧?”

 

那边没有马上回复。

Newt规规矩矩的坐在沙发上,一边堪忧着电量还能撑多久,一边嘲讽自己像个第一次要去看网友的中学生一般激动。

 

扑通、扑通,心跳声吵杂的遮盖了那边的电流声。

 

“好啊,真是个好主意!”

 

那边传来的声音让Newt一下子松了口气,他跳起来想要尖叫,看见忽明忽暗的屏幕上显示【通讯中】才勉强忍了下来。

“那就这么说定了,11号下午两点在XX街的那个十字路口的咖啡馆见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告诉你。很重要。”

“哈哈哈,我有点期待!那么谢谢你,这是我的真心话。敬美好的未来,瓦里法号实习生Thomas,下线,下周见。”

“下周见。”

 

【通讯结束】

 

-

 

Newt盼了一周,终于约定的这一天到了,房间里的衣柜被他翻的凌乱不堪,试了一上午的衣服,才勉强找到一件让自己觉得满意的搭配。等检查一切没问题后,他对着镜子做了一大段自白,又害怕再看到Thomas的时候结巴,怀抱着这样忐忑的心情,他迈出了家门。在坐上大巴的时候,他开始幻想Thomas的长相,也许是黑色的短发,大大的眼睛,想着想着,Newt就忍不住笑眯了眼。

 

等到达约定的地点时,是下午一点,他在咖啡馆里随便点了杯饮料,就这么坐在能看清门口的位置上,一边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一边看着门口,手边还放着已经没电完全变成废品的通讯机。

 

可是一直到夕阳落下,夜幕来临,Newt依旧没有等到Thomas。

 

手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没了电,和通讯机一起,被放置在了桌上。他呆呆的坐在座位上,饮料一口没喝,原本还冒着热气,却早已变得冰凉一片,直到咖啡馆里的服务员告诉他,已经要关门了才肯站起身来走出咖啡馆。

 

原本准备好的所有告白的词语,突然消失的一干二净。

 

等到了家,Newt从背包里掏出通讯机,把它放进了收集杂物的箱子里,然后盖好盖子把它收进了床底下,连带着这份突如其来的爱恋一起,收的严严实实的。

 

第二天,愿一切都变得美好。

 

事情过去了很久,久到Newt以为都只是一场梦罢了的时候。却在偶然间,又想起了这件事——那时他准备搬家,正在收拾东西,从床底下整理杂物时,偶然摸到了这部通讯机。他看着通讯机,突然想起那段来的突然,消失的也突然的爱恋,笑着打量着这部自己也没有怎么仔细查看过的通讯机。

 

等把通讯机翻转查看后面时,却在右下角发现了一段小字,是刻出来的字,写着这玩意的出厂期。

 

“产于……2025……年……”

 

嘴角的笑突然僵住了,Newt突然想起,之前给Thomas弹吉他时,他所说的那句【“OH,我简直不敢相信你居然会弹吉他!嘿,这你可肯定要教我,我身边几乎没有人会玩这些古董了!”】。

 

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那天他没有等到Thomas。

 

【原来他们的世界线相差了10年。】

 

窗外的风吹得窗帘呼呼作响,Newt坐在地上,手里拿着通讯机沉默了许久,然后他抬起头半眯着眼看着窗外那刺目的阳光,那是一天中阳光最烈的时候,刺的他双眸发疼。

 

也许,十年后,有个和他一样的傻瓜也像他一般等了一下午,然后失魂落魄的回家。

 

-END-


评论(9)
热度(23)
©Sezz_阿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