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zz_阿卿

【阿卿】杂食+挖坑小能手。最近主吃空松受和Arashi✧٩(ˊωˋ*)و✧!

【痞门绅士/OffKit】悄然接近的爱恋

*标题好难想啊别在意它



Off搬了新家。

对于新家其实他还是算满意的,当然除了路程这一点——以前的徒步上学到现在需要搭乘时间不短的巴士。他一边安慰自己这样可以在车上玩会游戏,一边走向车站,离车站稍远的时候就看到了熟悉的身影,那人似乎对夏日的晚霞也十分烦躁,悄声的把自己整个身影收进站牌后的阴影处,正低着头玩着手机。

 

不用走近都知道他在看那些只有耳朵的偷拍照。

 

Off把刚从口袋里掏出来的手机塞了回去,然后悄声的靠近了那人的背后,他从背后看过去那人的手机屏幕却恰巧被屏幕的反光模糊了画面,off在心里啧了一声,把视线转到专心的看着手机的Kit身上。

 

这人专心的连他靠近都没察觉。

 

Off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要打在这人的耳边了,可是看着kit专心的侧脸一时之间大概是被扰了心,off下意识的屏住了呼吸,两人的相差也大概只有一拳的距离,off几乎能看清他睫毛的长度,他的每一次眨眼都让off想伸手去感受那睫毛滑过自己肌肤时是什么感觉。

 

Off在想,如果这人此刻专心的眼神是落在自己身上的话那该多好。

 

巴士开来时,迎面袭来了夏风,风中卷着的灰尘一下子让off打了个喷嚏,这喷嚏也吓得kit猛地回头并且将手机一下子揣进了口袋里。这速度快的让off觉得他就是一只猫,而自己恰巧不小心踩着这猫的尾巴了。

 

“……你在我身后干嘛。”kit一看是他原本紧绷的肩膀一下子就松了下来。

“厄……看看你是不是又在偷拍谁啊。”off觉得自己耳朵尖有些发红,尴尬的伸手去摸了把,指腹所触碰的皮肤仿佛就像火一般发烫,烫的他连指尖都开始发麻心跳开始加速。

而就当kit想说什么的时候,突然抬头一看刚关门准备开车的巴士一惊,“等等——!”刚喊完就追着已经发车的巴士跑去。

Off一看恰巧就是自己回家要坐的那部,他看着追着巴士跑的kit大概也是脑抽了风自己也跟着去追着跑,“喂!喂!等下、下一部不就好了?”

Kit回来看了眼身体不好跑步略慢的游戏宅,突然冷笑了下,“这是末班车,你要等明天的第一部车么?”

 

游戏宅一愣,连忙也加快了跑步的速度。结果一时加快的速度让他脚步踉跄了一下,身体往前倾就这么要和地板零接触,off一边想自己鼻子这下肯定要见血了,一边又想着自己居然在情敌面前要出糗了完了完了形象没了;而正当他胡思乱想时,手腕处猛地被人一扯,原本要摔的鼻子毁容的off一下子就这么被拯救了。

 

Kit紧紧抓住off的手腕,原本想嘲笑几句却见巴士快要到红绿灯了,连忙把都要吐出口的嘲讽吞了回去,抓住off的手就这么往前跑。其实原本这段路并不长,off却觉得格外的长,他就这么看着kit在自己前面奔跑的身影,被他抓住的地方似乎着起火来,也不知道是因为运动又或许是这把火点着了他,off感觉自己的心跳快的不正常。

 

而等off反应过来时,两人已经气喘吁吁的坐上了巴士的最后一排。Kit的手心出了汗,off能感觉出来,如果是平常他早就嫌恶的甩开了,可是想到他们正肌肤相触,他忽然就舍不得了。

 

也许是病了也说不定。

 

Off就这么给自己随便扯了个病名,然后心安理得的没有甩开对方的手,结果是kit发觉后,尴尬的收回了手;两人就这么坐在巴士的最后一排,并肩坐着,偶尔巴士开过不平的马路时摇晃时,肩膀还会相撞。压抑的窒息让off的心跳平复了下来,他假装看着前面的方向,视线却悄然的落在了坐在靠窗边上的kit的身上,半开的窗户吹进来有些强烈的风,吹得kit发丝在空中肆意舞动,眼睛也因为这风而半眯了起来。

 

“要听歌吗?”

 

Off忽然从包里掏出ipod,偶尔午休的时候他喜欢带着它听歌然后躲在安静的角落睡觉,伸手松开缠在上面的入耳式耳机,他自己带上了一个给kit递上了另外一个。

 

反正也无所事事。

 

原本压抑的窒息忽然变成了平静的气氛,就像苦的舌尖发涩的咖啡里加入了一块甜腻的方糖,又像淡味的松饼淋上了无人不喜的枫糖浆一般,他们一人戴着一只耳机,一个看着窗外,一个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敲打着。

 

忽然,off的肩膀仿佛被什么触碰了一下,他以为是巴士的不稳而与对方肩头相撞,侧过头查看时却见kit的头靠在了他的肩上,已经睡的香甜。

 

原本平复的心跳又好像要跑起步来,黑白的世界被添上了七彩的颜色。

 

Off把ipod的声量调小了些,手机也不玩了被丢弃在书包里,身子有些僵硬思考着这样的动作对方会不会难受,这么想着连带着呼吸也变得有些放轻;kit睡的很熟,从窗外洒进来的晚霞让他看起来像铺了层光一般,兴许是做了什么好梦,他突然勾起唇角笑了起来,露出了可爱的小小的酒窝。

 

而off像着了迷一般,抬起另外一只手轻轻的用食指戳了戳酒窝。软软的触觉让他的食指像被电触了一般开始发麻,喉咙变的有点干涩,怕吵醒对方而收回的手开始发烫,灼热的火从食指一直烧到胸口的心脏处,两个人靠的太近,off又开始思考自己的心跳声会不会吵醒对方。

 

心跳声几乎掩盖住了一边耳朵的音乐声,这个世界仿佛只剩下他们二人一般;原本丢弃在书包里的手机又被小心翼翼的掏了出来,而这个一向嘲讽对方偷拍狂的游戏触也干了和偷拍狂一样的事情,他把摄像头改成了内摄像头,然后拍下了对方靠在自己肩上熟睡的模样,自己入镜的也只有唇到下巴的这段范围而已。

 

缓缓停下的巴士猛然抽回了off的意识,他抬头一看意识到已经是终点站了,而停车时往前倾的动作也让kit从off的肩膀下滑了下来,然后忽地醒了过来。

 

“下车了?”

“恩,猪。”

 

Off哥你刚刚一直看偷看猪啊!还偷拍猪啊!【嗷叽好痛

 

“你在叫你自己吗,让开我要下车。”

 

Kit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把耳机递回给off就自顾自的下了车往家的方向走,走出了一段距离回头一看却见off就跟在自己身后,“……你是跟踪狂吗?”

“我家也是这个方向,妄想症患者。”

“……”

 

Kit认真的看了他半天,眼神里满是怀疑。这眼神看得off全身发毛,只好往前走了几步走在他的前面,晚霞已经被黑暗吞没,路上只有昏黄的路灯,两道脚步声交杂在一起,不知怎的off仿佛觉得这比他刚刚听的音乐还要更悦耳,而落后他几步的kit则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开了摄像机功能对准就走在自己前面不远的off的身影。

 

两人同时停在两栋别墅的门口,kit看着今天刚被搬家公司光临了的隔壁家,突然对正准备进门的off问了个问题。“你什么星座?”

Off回过头看着恰巧站在路灯下的kit,昏黄的路灯打的他身上的白衬衣都仿佛染成了昏黄色,他半眯着眼都看不清kit脸上的表情,“水瓶座,怎么了?”

 

“明天水瓶座和射手座待在一起的话,会有好运。”

“你不是玩占卜的吗?怎么连星座这玩意都玩起来了,喂,我说你啊——”

“……所以!”kit突然提高的音量打断了off接下来的话,“明天要不要,一起去上学。”

 

低垂着头不让你看见发烫的脸颊,若无其事揣在兜里的手心沾着黏糊的汗,心跳声剥夺了听觉,啊糟糕发红的耳朵藏不起来。

 

“好啊,那要一起听歌吗。”

 

-END-


评论(5)
热度(9)
©Sezz_阿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