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zz_阿卿

【阿卿】杂食+挖坑小能手。最近主吃空松受和Arashi✧٩(ˊωˋ*)و✧!

【移动迷宫】【Newtmas】零·Zero【第一夜】

*日本舞台注意

*Minho小天使负责做肉盾(什么鬼

*这篇背景为零月蚀的假面和濡湿的巫女掺加,会加入零刺青之声和零红蝶的要素(不多

*有原剧NPC窜场

 

第一夜

 

  • 冰凉的湖水埋没了他的声音.

 

又是这个梦境。

 

Thomas在湿冷的土地上睁开双眸,入眼是被乌云掩盖着身影的圆月,圆月躲在厚重的云层后悄然的窥探着地上的事情,似乎看到了什么惊吓的场面一下子找不到身影,连一丝光亮都不肯透露出来。

手边跌落着还亮着的电灯筒,等Thomas坐起身来才意识到自己在哪里,他倒在一座日本神祠的门前台阶下。巨大的建筑物没有一丝灯光,被风吹动时,走廊边的木帘敲打木制的围栏发出令人不安的清脆声响,神祠的木门半开着,从外往里看却只能看见黑暗中掩盖的诡异。

Thomas看着门口愣了半会后捡起一旁的手电筒站起身来,心中有一股声音让他走进去,但身体却紧绷的让他想转身逃跑,他动了动僵硬的身体抬起脚踏上了台阶,年久失修的木台阶因为突如其来的重量而发出刺耳的吱哑声,尖利的声音划过静寂的夜空,树丫上的乌鸦被惊得展开翅膀飞往远方。

 

Thomas小心翼翼的拉开木门,手电筒的光亮让他稍微看清了门内的情况,陈旧的木头发出被腐烂的味道,Thomas稍微移动了电筒的光亮观察了门内的样子,这里似乎是上香的地方。房间不大,尽头摆着一个暗红色的桌子,桌子上供奉着一个正坐的人偶,人偶身着暗红色的巫女服,面无表情的脸令人心里产生不安的情绪,人偶前还点着一根蜡烛,但蜡烛的火光在微风的吹动下仿佛下一刻便要熄灭。

Thomas紧握了一下手中的手电筒,想要往前的步伐突然停了下来,房间里只有供奉台的左右竖立了两扇紧闭的帘门,而唯一能让风进入房间的只有他身后的入口,但那蜡烛的确被风吹得光亮一晃一晃的,他心中咯噔一声心里不安开始蔓延开来,但就在他准备转身逃出这间压抑的房间时,入口的帘门突然像被人大力关上一般发出突然的巨响。

Thomas被巨响吓的脸色苍白连忙伸手去拉开门,但门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封印了一般一动也不动,尽管他用上了全身的力气这看起来破旧脆弱的帘门却还是不为所动。心脏跳得飞快,Thomas咽下一口唾沫后舔舐了下干涩的双唇,视线停留在了供奉台左右两边的门上,昏暗的房间里手中紧握着房内唯一的光亮——供奉台上的蜡烛已经被门关起来时的风吹熄了。

而就当他迈步准备拉开其中一扇门时,步伐却猛地迈空了,突然的转变让Thomas吓的脑袋都还没转过来时就已经发觉自己掉入了冰凉的水中,手电筒因为身体的突然下坠而滑落手心掉入了湖底。黑暗包围了他仿佛梦魇的手就快要搂抱他的身体拧断他的头颅,Thomas连忙潜下水去抓手电筒,冰凉的物体触碰手心时他想要回到水面观察自己身处何方时,一只冰凉的刺痛他皮肤的手紧紧抓住了他的手腕。

惊吓让他猛地吸入了一口水,原本储存的氧气立刻化成了水泡,那手力气出奇的大,大的让他无法挣脱只能在水中无力的挣扎着,窒息让他眼前发黑肺部发出疼痛,在意识模糊时隐约听见了少年的轻笑声和伴随着铃铛声的脚步声在他耳边响过,然后他的意识便坠入了湖底的黑暗中。

 

“Thomas?”

从睡梦中悠然转醒,入目是Minho带着担忧的脸,他看着Thomas睁开的双眸呼了口长气,“又做了那个梦?”

“嗯……”太阳穴刺痛的让他眼前的场景有些模糊,Thomas伸手努力按摩着太阳穴让自己的疼痛能够稍微化解一些,梦中的场景真实的让他有些不安,除了没有疼痛以外他几乎无法察觉到那只是一场梦,之前坠入梦境时他几乎在那梦境里长睡不起,是Minho一直没联络上自己担忧的冲上了他的公寓把他从那压抑的梦境中唤醒,这才逃过了一劫。他被这奇怪的梦魇纠缠了半个多月,身体精神一点点的被消耗,Minho联络上自己对这方面有研究的朋友讲解了一下他的情况,那朋友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就在Thomas以为他要挂断电话时,那人才开口让他们两个一起过来一趟。

Thomas看着手中的便签纸,纸上写着那人的地址,偏僻的让他们搜了许久才找到了过去的路线,火车外的场景移动的飞快,风从半开的窗户吹进了车厢内,带着清晨露水味的微风稍微吹散了他剧烈的头痛,一开始梦境让他几乎不敢入睡,但却总被Minho各种威逼着睡下并承诺一定会叫醒他这才让他能睡入几个小时。

随着鸣笛声火车停靠在月台上,Thomas拎起行李箱跟着Minho一起下了车,出了车厢迎面的是带着轻微凉意的轻风,他往大衣里缩了缩脖子抬头看着躲在云层的山顶沉默了片刻后,在Minho的催促下出了月台。

 

破旧的神祠中金发少年身着红白和服,脸上带着诡异的面具,赤脚踏在冰凉的木板上,周围围着五个同样身着红白和服的女孩,每个女孩的脸上同样带着一个面具,但面具的模样却和金发男孩的不同,各个女孩前摆放着一样不同的乐器,她们在夜色下开始伸手弹奏起乐曲。

而身处女孩之中的少年随着乐曲的奏起开始舞动,少年修长的身躯在月色的照耀下显得格外的吸引人目光,他腰间系着一个小小的铃铛,那铃铛在他每一次舞动便发出一声悦耳的声响。

伴随着乐曲的高/潮后,低沉的音符给乐曲画上了一个句号,少年则坐在地上一动不动,静寂的夜空下突然响起面具跌落在地板上的声响,而伴随着这个清脆的响声,观赏着这场优美舞蹈的月亮看着那五个女孩突然抱着自己的脸发出嘶哑尖利的尖叫,划破夜空的尖叫声很快便平静了下来,女孩脸上的面具滑落在地上,原本掩盖在面具下的样貌暴露在空气下,姣好的五官慢慢变得模糊不清,到最后月亮几乎没法在女孩脸上看见一个五官。

 

“Tommy,快点来吧。”

 

-LOADING-


评论
热度(5)
©Sezz_阿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