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zz_阿卿

【阿卿】杂食+挖坑小能手。最近主吃空松受和Arashi✧٩(ˊωˋ*)و✧!

【润智】休息日(短篇,已完结)

*这里刚入Arashi坑大概一天,入润智坑大概一下午,所以OOC是无可避免的请慎重往下拉

*作者文笔渣,见谅轻喷谢谢!

*请爱惜作者玻璃心,OOC和BUG请谅解不要实行猛烈的打击,我承受不来( >﹏<。)

*因为想要看有点爱撒娇又爱欺负利达的弟弟,和对弟弟没有底线的弟控利达就写了(没错我任性)

*再说一边,无可避免的OOC请谅解并爱惜作者我的玻璃心【土下座】

*润智正在交往中设定

*润→智




早晨睡醒睁开眼的第一幕是恋人熟睡的面孔。


不管经历过多少次这个场景,松本润还是觉得胸口蔓延开一片热流心跳因为这升温而加速,嘴角是自己也没察觉到快要裂上耳朵的笑容,一边伸手小心翼翼的把熟睡的恋人拥入怀中。


仿佛已经把整个世界都抱在怀里一般的幸福。


手掌轻轻抚摸怀中人的发丝,手心传来的触感让松本润忍不住加大了点力气,发丝在手指间穿过,仿佛有一根小羽毛在他心上滑动挑拨。


当床头柜上摆放的闹钟指针滑动到十的时候,在松本润怀中熟睡的人皱紧了眉头睁开了眼,脑中还没开始转动就跌入带着腻人爱意的双眸中,脑袋似乎直接卡壳暂停转动了。

大野智就这么睁大眼和松本润双眸对视着,耳朵因为温度飙升而慢慢变红,松本润突然笑出声,在大野智的眼上落下一吻。


“哈哈哈,早安。”My leader.

“……早。”


大野智从被窝里伸出手盖住自己双耳,试图把红透了的耳朵遮掩起来,却被松本润抓住手腕制止了行为,随后滚烫的耳朵被轻咬了下,嘴唇也落下了一枚早安吻。


-


两人穿着睡衣站在镜子前,松本润趴在大野智的后背上有气无力的刷着牙,大野智侧头看了看泡沫都快滴到自己睡衣上的人,无奈的用含着泡沫含糊不清的话语提醒道。

“泡沫要弄到我身上了,快站好。”

松本润发出一声鼻音,泄愤般亲了下大野智的脸颊,毫不客气的把满嘴的泡沫印在对方的脸上。

“……你今年只有三岁吗?”

“不!宝宝五岁了哦!”松本润笑着用奶音回应了对方,“说起来啊,今天难得我们两个一起休息诶!去约会吧Leader!之前我知道一家店里面的——”

“抱歉,今天我有计划了。”

“诶?!”


松本润一脸天塌下来的表情看着大野智漱口后擦了擦脸准备去换衣服,看起来不像说谎一般,“休息日不约会简直天理难容好吗?!”

“……但是今天和朋友约好了一起钓鱼的。”大野智一脸歉意的揉了揉松本润还没梳理的乱毛,双手抓住他的脸颊在唇上亲了口,拿起毛巾把沾过来的泡沫擦干净之后就转身走了。

只留一脸迷茫的松本润张大嘴开着他的背影,仿佛被整个世界抛下了。

“好过分Q口Q!”


-


松本润抱着抱枕整个人窝在双人沙发里,一脸幽怨的看着正在换衣服准备出门大野智,眼中的怨念几乎已经变成实体的幽魂漂浮在大野智周围了。

“我会尽快回家的了,你就别这个表情了……”

尽管得到了恋人的顺毛和退让,松本润还是不服气的鼓起了嘴,“所以休息日不和恋人约会而去和鱼约会,谁会开心啊?!”

“但是我已经答应朋友了啊。”大野智无奈的停下穿外套的动作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也无可奈何。

“那就直接说和恋人去约会好了,肯定能得到谅解的!”

察觉到事情有改变的机会,松本润立刻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理直气壮的出着并没有什么用的主意。

……会被骂死才是吧。


“leader你皮肤都这么黑了,还出去晒!”

“……难道选择和你约会不用出去晒吗?”

“我们可以在家里约会啊!我想和leader一起做蛋糕!”

“松润啊……你为什么一直这么执着我的肤色呢,我觉得这样很好啊!看着多健康!”

大野智认真的坐到松本润旁边,原本想严肃的谈一下这个话题,刚一坐下就被对方一把抱紧想动都没法动。

很好,这下不是得考虑怎么顺毛,而是要考虑怎么解锁了。


“因为啊……”松本润双手搂紧大野智的腰,把双唇贴在对方耳边,呼吸打在那敏感的耳朵上,果然见原本正常的耳朵开始有些冒红,“我想看leader白皙的皮肤上印着我的吻痕啊,那样会更显眼一点吧。”


耳朵似乎发出了水煮开了一样的尖叫声。大野智一把盖住自己的耳朵一边这么想。


最后似乎这个理由成功的劝服了被欺负的双耳和脸颊都通红的大野智,两人在家里做了一个外形有点糟糕,但味道十分不错的蛋糕。

至于被爽约的朋友,也只能点蜡默哀了。


-end-


评论(7)
热度(30)
©Sezz_阿卿 | Powered by LOFTER